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国防小说 > 痞子神医 > 第34章玉如意

痞子神医:第34章玉如意

小说:痞子神医作者:横刀1

    说完她就主动去邀请大山跳舞,大山受宠若惊,刘春花算得上是在场所有女人当中比较漂亮的,刚才有许多男人邀请她,却全都被拒绝了。

    刘春花把大山拉到比较暗的一边,这个时候篝火的火焰熄灭了一些,也没人去添加材火,所以光线比之前暗淡了许多,若不是我一直看着他们,我也不能发现刘春花接下来的动作。

    她的手伸进布条裙子里面,两只脚分别抬高了一下,然后手里就多了一条蕾丝花边的东西,我靠,她到底要干嘛?她现在布条裙子里面是真空了,若不是她刚才事先提醒我不要吃醋,我铁定会骂一句**。

    她刚才跟我跳舞的时候为什么不脱掉?坎特舞那种暧昧的姿势那里若是真空的话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有了反应。

    我这个旁观者尚且如此,想必大山那个亲身体验的家伙更加不堪,我看见他激动得好像身体在颤抖,搂着刘春花跳舞的时候连步子都迈不开了。

    我看着有点无趣,移转目光不再看他们,我不知道刘春花想如何戏弄大山,但现在完全就是送上门给占便宜的,当然了,我并不是吃醋,她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也并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以前送上门哭着求我睡她,我也没要不是么。

    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漂亮姑娘的身上,我刚才之所以没有说刘春花是场上最漂亮的姑娘,就是因为她的存在,她看起来岁数有点,样子也很清纯,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很早就观察到她了,她是惟一一个直到现在都没有上场去跳坎特舞的姑娘,很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去邀请她。

    可能是发现了我的目光,她若有所感地看向我,然后露出一个有点甜有点羞怯的笑容。

    我一看,有戏,于是走过去跟她搭讪:美女,我可以请你一起跳舞吗?

    她似乎很惊讶,左右看了看,说:是请我?

    我对她伸出了手,说:有人请你跳舞很奇怪吗?

    我以为她应该是很难邀请成功的,不然这么多男人不会连试一下的都没有,想不到她却很欣然的样子,抓住我的手站了起来,有点羞怯地说:我不大会跳,你要教我哦。

    我搂着她,贴着她的臀部说:没告诉你,我也是今天刚学的,共同学习吧。

    互通了姓名之后我们开始随着节奏跳起来,她的名字叫玉如意,声音柔柔的应该是个乖巧型的女孩,当我顶着她的时候,我看见她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扩散,很快就红透了脖子,她同时也是我喜欢的害羞型女生。

    旁边跳舞的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们,刘家河也是其中之一,他对我摇摇头,好像在示意我不要跟玉如意跳舞,我对他也感觉很奇怪:我刚才搂着你老婆跳的时候你看都没看一眼,现在我搂着别的女孩关你屁事,难道是你的亲妹妹?你还是去关心自己老婆吧。她可是连内裤都脱掉了。

    不过当我看见他的手放在舞伴的胸上时,马上打消了提醒他看住自己老婆的念头了。

    我发现坎特舞就是激发**的舞蹈,跳到现在所有人都愈加放肆了,这也有篝火越来越暗的原因,很多男人都跟刘家河一样,双手放在舞伴的胸上随着节奏轻轻搓揉,这个姿势更是标准的后入式了。

    也有舞伴不肯的,回手啪一个耳光不欢而散。

    我心里一动,怀里的这个女孩儿以后怕是没机会遇见了,像这么亲密暧昧地搂在一起更是不可能,如果不多占点便宜,我以后怕是会有遗憾,当然了,我可不想跟旁边那个男人一样被打一个耳光,我先试探试探。

    俗话说色胆包天,玉如意这样的女孩才会让我见色起意,我的手在她腰间轻轻摩挲,这一双挑情圣手可不是吹牛的,谢娜还是植物人的时候都抵御不住,何况这个又乖巧又害羞的女孩?我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很快就有反应了。

    看她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于是我加大了力度,并且以蚂蚁爬树的速度向上移动,终于一手握住了巧玲珑的乳鸽。

    她似乎从未被如此侵袭过,身体的力气被抽干了一般,脚下一软,若不是我抱着,就会这么瘫软在地。

    正在跳坎特舞的时候,我看见神婆把刘妹带进屋子里了,我问刘春花:新娘子去干嘛了?

    刘春花恨恨地说:大山这家伙真的请求阿婆验明贞洁了,如果不是昨天求你给妹做了复原术,妹这一辈子就抬不起头来了。

    我用力顶了她一下,说:我看你们民风开放,怎么还有验明贞洁这个程序?

    她说:现在阿婆也很少做这个程序了,是大山强烈要求的。

    我说:要说这个大山有处女情结也能理解,可以回家了自己鉴定呀。他叫神婆来验,如果验出来不是的话,不但刘妹抬不起头,他自己也是脸上无光,何必呢?

    刘春花说:我知道他的心思,妹是不愿意嫁给他的,自从说了这门亲事之后,妹连手都没给他碰过,所以他怀恨在心,如果鉴定出来妹不洁,妹在他家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任由他欺负。

    我看了一下那个叫大山的新郎官,由此看来此人心肠恶毒,绝不是个好人,我刚才还在为他悲哀,现在则庆幸昨天帮了刘妹。

    那个新郎官没了舞伴之后就去邀请新的舞伴,但邀请了两个姑娘都被拒绝了,可见他不受女人的待见。

    刘春花忽然说:我去戏弄一下那个家伙,会被他占点便宜,你可不要吃醋喔。

    我哑然失笑,说:你老公就在那边,吃醋也轮不上我。

    她撅着屁股蹭了蹭,说:人家最爱的人是你嘛。

    我放开她,说:我可担当不起,你去吧。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戏弄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