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剑仙小说 > (快穿)爱上白莲花 > 71.防盗章

(快穿)爱上白莲花:71.防盗章

小说:(快穿)爱上白莲花作者:晴待雨时

    明行英俊的脸庞上浮现出担忧的神情,他知道明净遇到了什么,但是他无法帮助明净。

    世上最怕的事就是名不符实,在你拥有强大的能力之前就担有让众人趋之若鹜的名头,招来他人的嫉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种事情别人帮不了,甚至会越帮越忙,别人会认为一个废物就是废物,连一点事都要别人出头。

    作为南山寺方向的入室大弟子,他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关窍,因为明净现在所经历的都是他经历过的。

    熬过去,有了与名头相符的实力,世人会说的话只有称赞,那些曾经落井下石的人都会自动消失,因为他们怕报复,但是如果熬不过去,那么墙倒众人推的事也不过是平常之事了。

    明行叹了口气,把一人一狐的饭端到桌上,小和尚抬起头神情委屈的叫了一声师兄。

    明行虽然心里不忍,但却强忍住,露出一副不近人情的表情,对明净说:明净,你为什觉得委屈?因为那些人嘲讽你、嫉妒你吗?

    看明净神色更加委屈,明行心里叹了一口气,是自己的错,对明净的保护太过,那些人心的污秽明净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拥有一个剔透的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为何可贵?因为它是人最初的纯真,是一种纯善,但当人慢慢长大,就会被世俗所同化,拥有赤子之心的人总是孤独与痛苦的,因为它不被世俗所理解,甚至被伤害被欺骗,最终不是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历经磨难而成就一番事业,这样的人同时也历经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

    聪明的人总是遵守世俗的规则而又利用规则,他们看透世事却又不反抗,而是在规则里活的如鱼得水,明行就是这样的人,但这样的人往往被纯善的人吸引,他保护着明净但现在他又不得不亲自让明净看到世上的本真面目,明净会变得如何,明行不敢想象。

    明净,你现在所经历过的事,我也曾经历过,可你看,现在他们可曾对我有过不恭敬?明行缓和神情问他。

    明净摇摇头,抱紧怀中的小狐狸。

    那是因为他们不敢,因为我比他们强大,你懂了吗?明行意味深长的说。

    明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白莲撇了撇嘴,不就是不服就打,拳头大的是老大吗?又想告诉小和尚又不愿他了解这世界的残酷,世上哪有这么美好的事情?反正不关她的事,白莲撇过头闭上眼睛补眠,小和尚身上还挺软,窝着还挺舒服。

    明行说完也不再多语,出了门。

    小和尚待师兄走后把白莲放到炕边,把师兄带来的饭放到白莲嘴边,白莲鼻子动了动,睁开眼睛。

    小狐狸,我就知道你没睡,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我?真是个没良心的小狐狸,我救了你你还这样对我。说着,假装老成的的点了点白莲的脑袋。

    白莲正在低头吃饭,闻言翻了个白眼,她都成了非人类了,当然看什么都不顺眼,态度能好到哪里去?允许小和尚抱自己已经是她最大的感恩了。不然没了她,小和尚只能一个人瑟瑟发抖了,谁给他安慰?

    这时,小和尚沉默一阵,继续说:我其实知道师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因为我现在还不强大,那些人嫉妒我是因为我是师傅的弟子而他们不是,因为我比不上师兄,所以他们觉得我不配成为师傅的弟子。

    白莲听了一阵诧异,原来小和尚并不是蠢的无药可救啊。

    只听小和尚继续说:但是,我并不怪他们,师傅说过,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是我不够努力。

    白莲震惊,这句话的意思是用苛责别人的心来要求自己,宽容自己的心来宽恕别人,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异曲同工之意。

    小和尚看起来才**岁的样子,却能明白有些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真不愧是佛门弟子啊,白莲感叹。

    但努力了就真的会让人闭嘴吗?白莲嗤之以鼻,只有庸人才会如此觉得,这世上凡是不凡的人哪个不被别人议论,哪个不被人关注,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是常理。

    就算有一天小和尚真的名符其实,众人也不会像他期望那样,与他平和相处,人们只会更加隔离他,平庸的人如何会喜欢出众的人?又怎么会和他在一起让他衬托出自己愈加平庸?师兄明行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所以她才从来不去讨好那些因为嫉妒她而故意孤立她的人,而且她还喜欢故意恶心他们,像之前的舍友张鸥,明明是嫉妒她有很多男生喜欢,却在背后说她心机重、白莲花,她就白莲花,就是坏又能拿她如何?还不是只能在背后说说?当然,她被蒋芸芸捅死是因为蒋芸芸心理有问题,这与好人坏人没有多大关系。

    想到这里,白莲又蔫了,死都死了,想这些又没什么用。

    小和尚却不再颓废,乐观起来,拿起饭碗没心没肺的吃起来。

    白莲:白为他操心了,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活的?

    明行走出禅舍,去了内寺,内寺是方丈以及与方丈同辈的师叔们住的地方,比起外寺更为幽静,一路上明行遇到的同辈和尚莫不恭敬的对他合掌称师兄。

    禅舍里,方丈智苦正在打坐修行,明行恭敬的站在主持智苦的下首,等待智苦问话。

    智苦和尚气息平和,身上透着一股禅意与慈悲,便是得道高僧该有的样子。

    过了一刻钟,智苦放下手中的念珠,睁开眼睛,那眼里是睿者的宽容与达者的气度,让人看了心便安宁,他开口:你师弟如何了?

    他显然并不是不关心自己的弟子,只是他不便插手此事。

    回师傅,师弟还小,未曾经历过这些事情,所以一时不能接受。明行恭敬的说。

    是时候了,你去吧。说完又闭上了眼睛,他相信自己看中的弟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