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鬼故事 > 长恨缘歌 > 第五十五章

长恨缘歌:第五十五章

小说:长恨缘歌作者:桔年C

    元容?慕平见到元容这个样子,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汀兰亦是害怕元容会做出什么来。

    毕竟元容确实不比常人。

    哪知,元容站在最低处的台阶前,透过慕平,她看的是慕平身后挡着的寝殿大门,想起的是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和已经死去的那些人。

    她最后还是没有抬脚往上跨去,应声跪了下来,说道,小王爷恕罪,是元容冒犯了,

    慕平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伸出手打算去扶元容,刚刚弯下身子,元容却猛地抬起了头,字字句句的对着眼前近在咫尺,居高临下的慕平说道,太子被构陷,遭到陛下问罪,太子府上下百余口人,全数问斩,牵连甚广,多少冤魂,至今流离失所,不得瞑目,当时小王爷还小,不知事,

    太子出事的那一年,慕平不过五岁,是个幼童,养在宫里,皇后的身边。

    凌氏一族,满门忠烈,陛下下旨,抄家灭族,数十万将士,血洒漠北,凌将军同少将军尸骨无存,小王爷亦是旁观者,不知苦,凌家出事的时候,太子已被囚禁整整五年,凌家灭族,太子被杀,太子府被抄,皇后亦是没过多久选择了自尽,那个时候,慕平十岁,是个孩童,依然养在宫里,住在他的寝宫里,身边照顾他的是皇后宫中多年的老嬷嬷。

    这些事,其实说来,真的如长宁所说的那般,同慕平本就无瓜葛,怪不得他,他亦是被牵连受苦的人。

    可元容如何甘心!这如何能是毫无瓜葛!若非为了保全他,又何须如此!若非因为他,很多事情本不会发生,也不该发生!如今他以成年,却还是如此的不知事!不敢面对!

    这些苦这些痛,都是公主实实在在承受着的,是公主母亲,是公主兄长,是公主所爱之人,可他们亦是小王爷的母亲,是你的兄长,是照拂过你的人!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挖在胸口的刀,滴在心底的血。

    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日日梦魇,久久难忘。

    元容含恨的落下了滚烫的泪水,清款了语气,开口说道,元容不求小王爷能明白,只盼着小王爷他日能少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惹人伤心,揭人伤疤,

    到底他是她的胞弟,到底他也是他的胞弟,到底他是他们心心念念着的一母同胞的弟弟。

    我,本王没有这个意思,慕平的脸上是愧疚,是隐忍,是难堪,还是胆怯。

    元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落在元容的眼底,这番姿态,却是令人满心的失望。

    小王爷!元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哪里有个男人该有的样子,说他谦卑,不如说是他胆小,说他谨慎,不如说是他怯懦,说他无知,不如说是他愚蠢。

    他一点也没有他的兄长,长姐的模样,一点也比不上死去的太子从阳。

    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人啊,若他还活着,渝都定然不会是这个样子,公主也定然不会落得这般田地,那些人都比不得他,也比不上他。

    他那样的好,即便是凌少将军不在了,定也能让公主开心振作起来,定也能护的公主的周全,定也能让公主真的和从前一样。

    可惜,他不在了。

    元容拂开了慕平想要去扶着她的手,顾自起身,许是元容情绪太不稳定,没有控制好力道,慕平有些要跌倒,汀兰赶紧扶住了他,好让他能够站稳。

    元容看着他们两个的这般模样,脸上带着笑,行了个礼,若是无事,小王爷还是早些回自己府中吧,并后退了几步,继续说道,奴婢还要吩咐膳房做些吃食给公主送来,就先不奉陪了,然后转身离开了,转身的同时,抹了抹脸上滑落的泪水。

    元容姐姐,汀兰在后头喊了一声,却只见元容离开的背影,落寞决然。

    这些年,她倒是跟在公主的身边,越来越像了,不知道是看的太开,还是太看不开。

    慕平一个人楞在原地,看着元容离去的背影,怔怔的说道,汀兰,是我做错了吗?

    此时汀兰的手还扶着慕平的胳膊,慕平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靠在汀兰的身子上,汀兰知道,王爷也是为了公主好,汀兰于心不忍,安慰着说道,元容姐姐并没有责怪王爷的意思,只是近日照顾公主,有些累了,

    慕平轻轻的笑了一声,很嘲讽,是在嘲笑自己,亦是在嘲笑汀兰说的话。

    慕平挣开了汀兰的搀扶,站在原地,许久才开口说道,我虽同姐姐一母同胞,却也比不得姐姐同兄长,龙凤双胎,是一起从母后肚子里来到这人世间的,有着一起长大的情意,到底姐姐还是同兄长更亲厚些,还有凌少将军,他亦是同姐姐和兄长一起玩闹相伴,是姐姐的心上人,是兄长的知己好友,

    当年程皇后怀孕,是第一胎,所以格外的小心些,那个时候,陛下刚刚登基,对程皇后亦是恩宠有加,处处无微不至,就直到现在,大家都说,咱们当今的陛下,一生也只爱了一个女人,那便是程家小女,可惜最后她还是自尽在了恩宠最甚的上阳宫,并把这份恩宠连续到了他们的女儿长宁身上,因为长宁长得同程皇后十分的相似,越长大越相似,特别是眉眼。

    程皇后的第一胎,便产下了一儿一女,是龙凤双胎,大家都说,这是极大的祥瑞之兆,陛下也很欢心,一出生便赐予了公主封号为长宁,以求她事事长宁,也求渝都世世长宁,将皇子赐名从阳,当着文武百官,后宫众人的面,亲口许诺下他的太子之位,是未来的天子。

    从阳和长宁出生的时候,一切都是好好的,陛下很宠爱程皇后,也很疼爱两个儿女,他们是嫡是长,一时间风头无两,身边还有凌氏家族的扶持相拥,样样都是好的,什么委屈都受不得去了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慕平为之羡慕不已的。

    然后汀兰看着慕平走下台阶,一阶有一阶,明明是很短的距离,汀兰却觉得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在走

    那些回忆,我自然不知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