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推荐好看的小说 > 鬼故事 > 长恨缘歌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长恨缘歌:第四百三十二章

小说:长恨缘歌作者:桔年C

    坐着的人突然转过了头来,看着身后的东辛,眼神像是要把人给看穿了,东辛被看的有些发毛,只能一味的低着头,也不敢多说话,亦是不敢轻易离开。

    过了一会,他才罢休,又重新转过了头去,看着底下的人声鼎沸,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你在她的药里下了东西?看似漫不经心的询问,却让人害怕。

    东辛闻言连忙跪了下来,先生,此时早已是满头大汗,冷汗直流。

    他怎么会知道?就连公主府抓药的人都未察觉,他又怎么会知道?

    先生恕罪,东辛将头埋的越来越低下,整个人伏在那人的眼前。

    东辛口中的先生,便是聚仙居的新主人,那个被人口耳相传,奉为神人的南宫瑾。

    此时的南宫瑾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并没有看向东辛,只是顾着把玩着手中的那枚玉佩。

    从侧面看过去,他的长相很清秀,是很典型的书生相,温文尔雅,算不得十分的出众,却带着较之常人的一份坚毅与冷冽,又像是饱含久经风沙的沧桑,聚在眉心,散之不去。

    东辛见他没有转过头,也没有别的反应,接着开口解释道,属下,属下只是想让长宁公主吃些苦头,属下心中有数,自有分寸,那药并不会伤害公主的身子,

    是的,他只是想让长宁吃点苦头,只是想让她吃点苦头。

    他的确是往长宁的药里多加了一味东西,是有**的作用,但更多的是能让人出现幻觉,如今长宁因为发了高烧,人昏昏沉沉的,大都数时间都在睡着,这最多也只是让她在梦里睡不安稳罢了。东辛行医多年,医术虽然不是顶尖,可也算是高深,下的分量很轻,也把控的很好,常人根本难以察觉,就算是察觉到了,只会当着是普通的**粉,减轻长宁的痛苦罢了,并不会多加怀疑,更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来。

    但他确实没有想到自家先生会知晓,也没有想到南宫瑾会当场质问他。

    南宫瑾听了东辛的话突然就生起了气来,分寸?

    握着手中的玉佩,手上青筋尽起,可以看到的很明显,他是真的动了怒,你心中揣着的是什么分寸!

    不光是东辛,站在身侧的一干人等,谁也没有想到他家先生,为何会动这样大的怒!只是为了素未蒙面的一个公主?为了一点不关痛痒的药?

    这些年,他们跟着先生在黑暗里活着,摸索着,爬行着,见惯了血腥与肮脏,用尽了手段,耗光了阴谋,这些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早已算不得什么,他家先生也一直云淡风轻,沾着血腥的手早已脏了心,变得不干净了。

    南宫瑾继续开口说道,长宁公主是陛下最疼爱的女儿,是渝都第一公主,在经历了废太子,凌氏一族之事后,亦能保全自身,荣宠万千,公主府何等荣耀又戒备森严,一旦被发现,惹人怀疑,牵连的不止是你一个人!

    即便是生气发怒,也只是加重了几分语气,南宫瑾从头到尾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南宫瑾的话,不无道理。

    长宁是皇后嫡出的血脉,与太子一母同胞,又被陛下亲口诺言,许配给凌家少公子。

    可现如今,皇后去世,太子抄家,凌氏灭族,身在其中的公主长宁却依然是渝都最骄傲最尊贵的长宁公主,陛下对她的恩宠一如既往,甚至比以往更甚,谁也奈何不了她,也不敢轻贱她,一人保全了公主府,亦保全了本该一同死去的她的幼弟,如今的长宁王爷,说起这个封号,又是一个茶余饭后的闲谈。

    是属下思虑不周,虽然如此,可东辛还是心有不甘。

    替自己不甘!亦是替那些人不甘!更是替少将军不甘!可是,先生,属下实在不甘,东辛抬起了头,挺直了背,虽然依旧是跪着,可全然没有刚才的那副模样,数十万大军,惨遭枉死,少将军尸骨无存,太子亦是被问斩,她长宁公主未免太过寡情狠心,属下实在不甘!

    不甘心又能如何?!

    南宫瑾转过身对着东辛,右手一挥,连带着衣袖,打翻了放置在一旁的盆栽,陶瓷混着泥土,应声而落,碎了一地泥泞,满脸的戾气,左手仍握着那枚玉佩,不肯放手,又显得异常的小心翼翼。

    过了片刻,握着玉佩的手终于是有些松动,脸上怒气不在,似是温柔又是怀念,最后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顺了顺玉穗,复而转过了身去,你该知晓,长宁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长宁安康,他才能安康!语气里满满的无奈与不情愿。

    东辛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南宫瑾出言打断了,无论如何,都不该伤着她!包的不得不伤害他,你又当如何?真的会从风沙里跑过来,从坟墓里爬出来,揪着我不放,同我置气吗?

    若是这能如此,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了。

    括我!南宫瑾的这番话像是在警告东辛,警告旁人,亦是在警告自己,因为他也害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但他知道他不能,因为这是那个人在世上唯一放不下的牵挂了,若是伤了她,他又该如何安心?

    亦算是了了他的一个残愿,护得她的一生安康与万世荣宠。

    可是凌云,若是有一日,我真

    属下知错,属下甘愿受罚,东辛虽然是认了错,可依旧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对他而言,长宁就是个狠心薄情的女人,令人厌恶至极。

    南宫瑾摆了摆手,松了口,算了算了,是该让她吃些苦头,受受梦魇的折磨,才知晓,我们日日活在什么样的黑暗之中!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就在这时,又进来一个人,看样子也是来向南宫瑾禀告些什么事情的。

    先生,看着这里面不太正常的氛围,虽然是好奇,但还是正了正脸色,喊了一声先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