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推荐好看的小说 > 男校女校 > 农门医香:王妃有点毒 > 三十二章:路遇乞丐

农门医香:王妃有点毒:三十二章:路遇乞丐

小说:农门医香:王妃有点毒作者:拉布多多

    是的。周盼看着周深,这是自己前世的恩人,今生能在此遇到自然是不能不闻不问的,点点头。

    可是娃娃你怎么知道我是周深?周深看着周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就见着周盼指了指葫芦上的那两个字:如玉姑姑曾经教我谢过这两个字。

    说着当即伸手在地上的尘土之中写下,这两个字是两个很古老的文字,便就是周深二字。旁人很少有人认识,即便有人认识也不一定会联想到鬼医周深,毕竟对于大燕的人来说,知道鬼医的人不少,但是知道鬼医本名周深的却不多。

    周深看着周盼问道:既然你说是如玉叫你拜我为师的,她可有给你什么信物?

    没有。周盼摇了摇头。如玉姑姑却是给了我一本《行医笔记》,只是今日我未曾带在身上。

    他把我的笔记给你了?周深听完更是惊愕。

    这行医笔记乃是周深自己早年行医的时候记的笔记。

    后来周深跟颜如玉闹掰了之后,这本笔记被颜如玉带走,虽说最后是落在周盼手中,但是这个时候只有颜如玉才有这本笔记。

    所以听到颜如玉将行医笔记给了周盼,周深深信无疑,毕竟这种事情一般的外人根本是无从得知的。

    既然如玉代我收你为徒,那我也不能不认,刚刚你也叩了三个响头,便算是行了拜师礼了。作为师父,我便给你一份见面礼。说着周盼打从怀里拿出一个包袱递给周盼:你可收好了,这东西可是宝贝。

    周盼接过周深包袱点点头:师父放心便是。

    周深笑看着周盼:既然咱们师徒一场,这拜师礼我也给了,徒弟你是不是也该孝敬一下师父?

    周深说着笑看着周盼,叫站在一边的平禄只觉得,这像是一个邋遢的老乞丐在诱骗少女。

    偏偏周盼还很是顺从的点点头:师父有什么吩咐?

    就听着周深开口:你身上有钱么?为师到杭州人生地不熟的,身上没了银子,有多少不用客气,先给为师用用。

    周盼闻言从怀中摸出临走的时候,李氏给的一吊钱,递给周深。

    你就一吊钱?周深瞧着周盼递过来的铜钱很有些难以置信。如玉既然把笔记都给了你,肯定也教了你一些医术,你怎么就这点钱。

    周盼闻言看着周深:您还是鬼医不也落到这般境地,徒儿能有一吊钱已经是不错的了,您就别挑了。

    你这小娃娃怎么敢这么跟师父说话。周深一边说着一边将铜钱揣进怀中,随后看着周盼:对了,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来着?刚刚没记住。

    话刚说完,就见着林夫人眉间闪过一丝不悦,随后抬手吩咐夏荷:你下去吧,周姑娘那边伺候好了,都警醒些别怠慢了客人。

    夏荷赶紧躬身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周盼跟着平禄已经出了林府,往最繁华的长荫街走去。

    杭州城里的戏班子不少,唱的最好的是满堂春的小玉楼先生。

    既然是林含章吩咐的,平禄自然是带着周盼去满堂春。

    满堂春在杭州城西,林家在城东,过去那边可是要穿过整个杭州城了。

    平禄直接让林府安排了马车,带着周盼便往城西去。

    周盼坐在车上,眼瞧着外面热闹的很,做买卖的,走道的什么都有。

    连着路过几家医馆,本想下去瞧瞧,听着平禄一直在马车外面念叨着满堂春的戏唱的多好多好,最好的便是六国拜相如何如何,不想扫了他的兴便就算了没下去。

    等马车拐过一条胡同口,周盼瞧着在路边瘫坐着一个人,头发松散的扎在脑后,衣服穿着也不讲究,脸上胡子都邋里邋遢的,一眼瞧过去就像是一个邋遢的老乞丐。腰上挂着个葫芦倒是干净的,葫芦上还刻着两个字,若是一般人根本瞧不出来这是什么字。

    周盼却是看一眼再也移不开眼了。

    连忙出声:停车。

    平禄闻言叫车夫拉住缰绳,正准备回头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就见着周盼挑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周姑娘,您这要上哪去?平禄说着跟上去。

    就见着周盼直接奔着路边倒坐在地上的一个老乞丐过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