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男校女校 > 农门医香:王妃有点毒 > 三十章:旧时小人

农门医香:王妃有点毒:三十章:旧时小人

小说:农门医香:王妃有点毒作者:拉布多多

    林含章点点头:那这两日还劳烦姑娘多费心了,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跟平禄和春桃他们说便是。再有什么问题,姑娘只管叫平禄来寻我。

    周盼笑着福身:谢过林公子。

    说完转身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虽说平禄只带着她进出了一回,但是林府上下她早已经刻在心中,所以此刻即便没人领路,也能准确的回到自己的屋子。

    林含章看着周盼离开,只觉得心中有些空洞,却是说不出的感觉。

    似乎当初在三河村救起这个姑娘开始,他便觉得她有些特殊,却是说不上来。

    只是每次看见周盼,心中都忍不住一动,仿若是被触动一般。

    心想着,林含章不由的失笑,随后摇摇头,出了林府。

    林含章和周盼都不知道,刚刚他们说话的一幕,全数落尽了一个人的眼中。

    唐婉儿看着林含章与周盼说话时眼中的温柔,即使离着远,却也能瞧得出林含章嘴角含笑。

    叫她忍不住捏紧了手上的帕子。

    等到晚间,周盼刚吃完晚饭,准备歇息,门口却是想起了春桃的声音。

    婉儿姑娘。

    接着就听到外面唐婉儿的声音响起:周姑娘可歇息了?

    春桃瞧着屋子里回到:刚刚吃完晚饭,姑娘说要歇息了,现在估摸着应该睡下了吧。

    话音刚落,却是周盼将门从里面打开,看着门口站着的唐婉儿,和端着盆的春桃。

    随后笑着道:这么晚了,不知道婉儿姑娘过来,周盼失礼了,还望姑娘莫要介意。

    唐婉儿闻言笑着道:哪里,是我唐突了,不知道周姑娘已经歇下,这个时候还来打扰周姑娘,是我的不是,还望周姑娘莫要怪罪才是。

    周盼瞧着唐婉儿如此,只是说了句:姑娘进屋说话吧,如今夜寒,在外面莫要叫风吹了,伤了身子。

    唐婉儿这才跟着进屋。

    春桃立马给唐婉儿和周盼沏了茶送过来,这才退了出去,在自己的屋子里候着。

    唐婉儿瞧着屋子里没了旁人,亲热的问道:我瞧着周姑娘年纪似是不大,我今年整十五,三月生的,不知道咱两谁大些。

    周盼轻笑着应了声:我年十四,五月生的。

    那你该叫我一声姐姐才是,既然你是为夫人诊脉的,便就是我们家的贵客,日后咱们也无需那般生分,日后我就叫你一声盼儿妹妹,不知道你可愿意。唐婉儿说着眉眼含笑,叫人看了便忍不住的喜欢,根本讨厌不起来。

    若是换个人瞧着,定然觉得亲热的很。

    周盼却是半点不觉得。

    对于这个唐婉儿她不陌生,当初便就是她,在林含章与她生了误会,醉酒之后穿着她的衣裳叫林含章误以为是她。最后得以脱光衣服爬上林含章的床,叫林夫人不得让林含章给了她一个名份。

    自己这才彻底的跟林含章离了心,跟着周深离开杭州的。

    周盼并不知道自己救的是什么人,跟着平禄在雷峰塔转了一圈,又去知味观吃了些东西,便就回了林府。

    一进门的时候就遇到一位穿着华贵的夫人,带着一位小姐,十五岁的样子,瞧着比冯绮雯大些,穿着浅红色的对襟襦裙,头上环佩叮当,连着鞋子上都缀着玉石,是个富贵人家的夫人小姐。

    模样长得也是不错的,眼如星辰柳如眉,肤如凝脂,笑起来还带着两个酒窝,端是个貌美的姑娘。

    只是看人的眼神有些高傲,打眼从周盼身上扫过,很有些瞧不起的模样。

    周盼一眼便认出来,这位乃是杭州知府沈文超的独女,沈雪鸢。

    跟在她旁边还有一位姑娘,穿着藕荷色的衣衫,眉眼弯弯,比不上沈雪鸢的娇美,却是安静娴雅。叫人觉得很有一种静若处子的端庄美意。

    与沈雪鸢成了鲜明的对于,倒是忍不住叫人多看两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